龙族幻想手游ios: 第八百六十二章 阻止的戰斗

龙族幻想什么手机可以玩 www.wxigv.icu 目錄:靈武帝尊| 作者:孤雨隨風| 類別:武俠修真

    第八百六十二章 阻止的戰斗

    荒蕪之林,霎時人滿為患。

    那傳出的聲響,一瞬間引動了數十萬人的奔騰,只不過轉眼瞬間,東郊城外只剩下滿山的人海,一眼望去,完全看不到盡頭。

    人群目光一變,看向四周,卻見人來人往,神念一出更有無數人群涌動,好似拼命的朝著這東郊而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是被發現了?!?br />
    “這么大的動靜,被發現也是必然的,不過這些家伙來的還真快?!背僥系熱說哪抗飪聰蛄酥芪е?。

    卻見他們個個怒火沸騰,憤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擦,真的是無塵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們看,天晨也在!”

    “混賬,這兩個畜生,把我們騙得好慘!”一些王侯貴族,門閥家族之人,看到辰天和天晨之后便是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三日之約,天晨戰無塵本在西郊之外,可日出到此刻的傍晚,人群卻在東郊發現了他們的存在,心中怒意翻騰,若不是礙于這兩人實力過強,現場之人怕是忍不住想將他們碎尸萬段。

    天晨和辰天聞言,一陣無語。

    聽他們說,那么應該沒錯了,這些家伙,居然在西郊一直等待。

    “無塵,你簡直太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了,我們從日出等待,有的甚至前幾日便已經到了西郊,你們卻蒙蔽了天下人,簡直是混賬!”圣院中有不少人對無塵不滿,當即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辰天聞言冷哼一聲:“與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什么,與你沒有關系,你們約好了今日在西郊一戰,現在卻戲弄了整個帝國之人,這還與你沒關系,你未免太猖狂了!”人群聽到辰天矢口否認,這股態度更是讓他們怒火沸騰。

    “笑話,我應約而戰可有請你們來看?”辰天冷問。

    眾人不言,但心中就是無比憤怒:“此事你若不給我們一個交代,無塵,你休走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交代,你們想要我給你們一個什么樣的交代,我們約定西郊,就非要在西郊嗎?”

    “無塵,你好歹也是帝國成名之人,怎么能說話言而無信,還有你天晨,明明約定了西郊,卻擅自改變了地點,你們兩個,難道將天下人視為無物嗎?”

    那些仇恨無塵和天晨之人,紛紛言語攻擊,試圖煽動人們對他們的敵意。

    天晨聞言也是冷哼:“我約戰鐵血侯與你們有半毛錢的關系嗎?我要在西郊戰,還是東郊戰,那都是我的自由,輪不到你們來指手畫腳,我又沒有求著你們看,滾?!?br />
    天晨一劍出,修羅狂劍綻放,那凜然的劍意一霎那威懾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你,你們兩個簡直欺人太甚了,不少人為了等你們一戰,付出多少心酸,你們卻如此對待支持你們的人,你們難道不應該給一個交代嗎!”仍有人不死心的煽動蠱惑。

    “交代,你是龍家之人吧,當初不就是辱了你龍家的顏面嗎,你想煽動人心?想要全天下人仇視我?要戰如何戰,這是我們的自由,我沒有讓你來,更沒有讓你看,真不明白我需要給你什么交代?”

    辰天奚落的話語響起,周圍人一聽也覺得在理,人家從頭到尾也沒有你們求著去看。

    “再說,我認識你們嗎?戰不戰是我的自由,看不看是你們的權力,你自己甘愿等待,與我何干,可以啊,你們要交代,誰想要誰就上臺,我給他一個交代!”

    辰天帝靈在手,一股浩瀚的驚天靈威震顫,光是一個眼神,便是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見辰天帝靈在手,那可是連禹無天都能打敗的靈器,誰都不想死,現場瞬間變得悸動無聲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卻有人發現了現場的不對勁。

    天晨在一旁站著,身邊還有一個女子,禹墨、劍清風,辰南,南山這些在一旁看著,而真正域辰天對劍的卻是一個藍袍白衣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手中之劍,震顫著一股狂暴的威能和那帝靈劍相互輝映,那一瞬間所有人的神色猛然一顫,域辰天對劍之人究竟是誰,竟然讓無塵動用了帝靈劍?

    他們不僅僅錯過了天晨和辰天的戰斗,似乎還錯過了什么。

    這個人是誰?從未見到過。

    林雨童也沒想到,突然之間多出了這么多人,被萬眾矚目讓他有些不習慣,林雨童向來不喜歡這樣的場合,游龍劍光芒漸淡,最后收回劍鞘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?”辰天見林雨童劍意收斂,反倒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鐵血侯無塵,不愧為帝國青年一代杰出天才,若是換做二十年前,我也不是你的對手,今日之戰就此作罷,不過下次,我卻不會手下留情?!繃鐘暉抗飪聰蛄宋蕹?,眼中竟是有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他以劍入世,天下之間唯有魔劍無情能與之劍道爭鋒,二十年后,一個青年天才卻是用劍擋住了他的攻擊,并且讓他受傷,雖然總體來說林雨童強于辰天,但林雨童也知道,辰天仍然有風雷火三大屬性之力沒有使用,更是藏拙天火。

    辰天對他尊敬,只是用了劍靈意志來戰斗,林雨童心如明鏡,心中卻是不忍再戰,若是殺了此子,當真可惜。

    “嗯?鐵血侯無塵一直與此人戰斗?”

    “這個人是誰,竟然和無塵一戰,而且看無塵的樣子還受了傷,難道他比無塵還要強?”人們聽這語氣,好似此人的能力還凌駕在無塵之上,最重要的是,無塵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現場到也有不少老一輩的強者,甚至和林雨童年紀相仿之人,看到他手中游龍回鞘之時,目光猛然一顫。

    “天山林雨童,二十年前的第一劍,據說連劍魔無情都不是他的對手!”

    人群中響起的聲音,引起了眾人的嘩然之聲。

    天山林雨童,二十年前的第一劍,實力竟然在魔劍無情之上?”眾人倒吸一口涼氣,滿眼的震撼。

    他們終于明白,為何劍魔無情從不肯說自己是劍道第一人。

    因為,有一人與他劍道修為不分上下,那就是赤子之心游龍之劍的林雨童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再看到他!”

    “林雨童,是誰???”

    “天山派,他們是為了報仇而來!”

    “林雨童,天山七子,他們在二十年前便斬殺過別國圣者,而其中一個圣者,則是林雨童一人斬殺!”帝國之內一個老一輩的武者開口說道,好似陷入了二十年前那回憶的震撼之中。

    一人獨自斬殺圣者?

    還是二十年前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林雨童恐怕也沒有這般厲害吧?卻能斬殺圣者,好可怕的家伙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辰天也是一顫,二十年前的林雨童修為如何不說,卻能獨立一人斬殺一個圣者,光是這手段便足以讓人膽顫心驚。

    即便是辰天也震撼無比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林雨童與自己一戰根本就沒有動用真本事?

    天下間,并非是青年一代的時代,這是強者的年代,唯有強者方能譜寫一切,自己還不夠強,一個林雨童就可以碾殺自己。

    這一戰中,辰天深深的意識到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此番結束之后,定要進入星痕天塔之內閉關,兩個月在里面時間充裕,應該能讓自己在大比之前有所成長。

    “侯爺,這是怎么回事,你和天晨的戰斗已經結束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林雨童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少人客氣的說道,畢竟在場還有很多人都是支持辰天他們的,不過因為沒有親眼目睹現場的戰斗,很是失望罷了。

    但因為林雨童的緣故,勾起了眾人濃烈的興趣,他們很想知道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勝負未分,只是一場誤會,至于林雨童,我與他交手三個回合,一敗一勝,最后一個回合,被你們打算,所以勝負未分,不過他比我強?!奔諶巳惹兄檳巖緣值?,辰天倒也沒有那么冷漠,而是簡單的說了一下結果。

    與天晨一戰未分勝負,只是誤會,而林雨童定然是為報仇而來,辰天居然可以和二十年前的劍道第一人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各位戰斗已經結束,就散了吧?!庇砟熱艘部謁檔?,很快眾人把注意力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,畢竟現場中多少和禹墨,劍清風等人有矯情,眾人很想從他們的口中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辰天看向了天晨:“隨我來?!?br />
    天晨點點頭,帶著岳唯依踏劍而去,他們兩人的離開沒有人敢阻止,反而是把禹墨等人圍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昏暗角落之處。

    黑衣徹底遮住的身影閃過一絲憤怒之色:“天岳宗的人竟然沒有死,可惡,天晨一定會暴露我的消息,不行我要找個地方躲起來,絕不能落入辰天的手中,不過這天山派卻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,實力竟然在辰天之上?!?br />
    天空中,一道凜然劍意飛天而起。

    林雨童目光看向遠處,他卻捂住自己胸前的傷痕:“二十年了,已經很有沒有受傷了,那家伙的力量,應該是天地五大屬性之外的力量吧,若非我修為強過于他,怕是整個身軀都要腐爛?!?br />
    林雨童的胸前,死亡之力仍在侵蝕,不過他服下一顆丹藥之后便痊愈微微一笑:“無塵,下次見面便會是生死之戰了?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