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预计2019几月份开服: 第一千零四章 皇級武技的賭注

龙族幻想什么手机可以玩 www.wxigv.icu 目錄:靈武帝尊| 作者:孤雨隨風| 類別:武俠修真

    第一千零四章 皇級武技的賭注

    元泱境。

    三溪水地。

    湖水長達千里,貫穿了森林和幽谷,而三溪水地便是這里的交輝之處,這里的水很特別,呈現碧青之色,水面波動,一**的蕩漾人心。

    但是在這美麗的外表之下,卻隱藏著暗流和殺機。

    而在三溪水地的暗礁處,一個青年平靜的站立在上面,遠看就好像雙腳持平于水面。

    青年背后持劍,青色長衫飛揚,一頭烏黑的頭發迎著風,隨風飄蕩著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安詳和美好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秒,一股無匹狂暴的力量突然從水面涌現而來,登時整個水面亂起水舞,水靈力的力量,卷起蓋世河川,宛如汪洋大海,一瞬間朝著那青年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戰起,波瀾涌動!

    青年仍平靜不驚,直至水靈狂嘯而來的瞬間,青年周身一股恐怖的意志之力,猛然爆發出來!

    三溪水地,頓時水面轟然,浪聲如鼓,陣陣催高戰意,霎那形成的風狂,風聲如咒,朔朔緊逼人心。

    青年猛然睜開雙眸瞬間,周身劍道意志護體,水靈不得入侵,卻聽周圍倏然一聲昂喝,槍鋒劃開水面戰??!

    只見半空之中一人旋槍劃長空,一挑一卸,利鋒卷塵翻動,同一時間又一人掄戩燎火虹,一劈一蕩,銳芒飲風吐焰,盡顯不世之功!

    兩道狂暴身影襲來。

    青年目光一凜,背后長劍一出,劃開轟然戰絕!

    長劍霸槍凌風交擊,鏗然戰聲,不絕于耳,一搶槍,似猛虎出林;一劍劍,似游龍騰海!

    長槍,狂戩,利劍!

    三道曙光交輝,映照出湖面上的焦灼倒影!

    狂戩男子不敢輕忽,戒備頓起,隨即,長槍青年猛然一回槍,狂花亂舞中,但見兩人極快身影,競武一瞬,兩人同時殺招相對!

    一左一右,狂殺掠影,只見一道寒芒起,整個三溪水地乍現鋒刃寒光。

    卻在此時,青年劍光更快,飛花一瞬,在夢與夢的交疊之中,狂戩青年和長槍青年只感覺身體一沉,好似陷入深夢,層層墜落!

    等到他們回過神來,胸口猙獰劍印血痕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竟然發生在一瞬之間。

    但殺了這兩名強大的青年之后,青山男子并沒有半點快意,目光一轉,長劍起旋之間看向了遠處之地:“你們還要試探到什么時候,一起上吧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處美景,都被你們攪了興致?!?br />
    青年話音出,層層回蕩,但卻讓人目露兇光。

    水地遠處,數百身影騰空而出,每個人的臉上寫滿了肅殺之意,之前動手的兩人也可稱得上天才,卻被青年一劍所殺。

    但此刻留給他們的時間并不多,元泱境內有多巨大,帝朝之人可是一清二楚,如今他們能遇到一個印跡的天才,自然不會輕易放棄!

    而且,若此人沒有點過人的本事,又如何能成為大比選手,所以眾人并沒有退縮,比較,他們集結了差不多五百余人!

    看著眼前五百余人,青年眼中并無畏懼,反倒冷劍相對,一聲嘆息:“你們一個個來,還是一起上?”

    作為帝國代表,作為大比選拔之人,每一個天才都由自己的驕傲,如今這些人卻要將他們這份驕傲打破,青年自然要展現出最為強勢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狂妄,不過是十六國最弱帝國,你面對的可是帝朝五百余天才,就憑你也配我們一起上!”一人踏出一步,眾目所望中,赫見亂世狂刀氣勢現身!

    狂刀青年,氣態張狂,未有多言,只見狂刀一踏直縱九天之上,久違的英姿,狂刀由道反氣,吐納大荒,一出手,即是霸刀匡天斬!

    刀意震動,絕世鋒刃,極招殺,更是引動天地風云!

    青年輕嘆,卻見那恐怖刀意降落瞬間,手中之劍再現塵寰,天地劍意引萬象雄勁,頓時,泄落的恐怖刀意被龐然之勁所擊碎,在場眾人為之一震!

    卻不等他們從震撼中回過神來,一劍長虹,冠絕天下,青年一道疾馳,霎那狂刀之姿,立分為二!

    “下一個!”青年目光一凜,言語讓人群震震驚顫。

    數百余人,面面相覷,見此子張狂霸道,誰也不愿意輕易犧牲性命,不待商議,只聞一聲叱喝,數百人全力狂殺。

    “來得好!”青年周身劍意狂涌,化身猶如修羅,一聲劃界,驚見數道劍氣,沛然縱橫,浩蕩飛梭,納盡修羅之力,劃大地于定磐,匯集劍意之勢!

    數百余人中,也不乏強大天才,?一朝起戰端,刀光劍影生波瀾!

    人群中兩大領頭天才,更是強勢殺來,遠處方向,人群更是冷眼相對。

    不多言,眨眼唯殺,用刀青年率先出招,刀刀鎖生路,劍道青年同輔助,劍劍啟冥途!

    面對激烈殺機,天府青年步步為妙,彈指間,劍意上乘武式,連環而出!

    修羅三千劍!

    轟然而出的劍意,化為萬千劍勢,人群眼見對手技高一籌,刀劍青年再啟殺陣,天府青年同運極招,修羅頓生,驀見絕學,修羅三式,鬼神之殺。

    “不好,撤!”

    刀青年話音落下瞬間,修羅三式,轉瞬而殺,回神瞬間,卻被修羅之刃一分二,人群見狀,雙目猩紅。

    “混賬,殺了他,區區天府帝國,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人群大喝,為仇為義,再啟戰火。

    承受修羅之慟的劍男子,凝氣翻天,長劍殺伐而現!

    另一邊,數百人武魂靈力暴起,靈源蕩開八里煙塵,又一個用劍男子,舉劍飄殺一帶花夢!

    同時,又是十幾人刀劍相格,接觸青年手中霎那間,頓時星火相迸,青年手中利劍反轉,一式修羅,一抹狂劍,一瞬息,百人殞命!

    殺態狂、殺意烈,人群自知性命已至終點,只求對手同歸末路!

    劍鈴舞動,符紙封生,各自的極招絕學,紛紛在這一刻毫不留情的綻放,有人魂魄散,也有人瘋狂殺,血紅的雙眸,是那悔恨的眼淚,不過一旦出手,已無回頭之路,不容分說,戰火更猛,有人迅掌猛出,有人擎劍便若風涌破云,疾快厲沉!

    青年利劍一揮,再度揚塵,浩氣相逼,威掌互制,風迫八方云逝,在場眾人皆為之一退!

    不余間隙,修羅劍冷鋒瞬出,?;藜?,招招索命無情!

    等到血眼殺紅的人群回過神來的時候,卻發現,他們的身邊,已經沒有了同伴,一具具冰涼的尸骨,躺在水中,鮮血染紅了碧青的湖面。

    “天府帝國,不是最末嗎?”直至劍穿心而過之時,最后死戰的那個青年,腦海中仍然回蕩著這樣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或許以前是,不過以后都不會了?!鼻嗌濫兇?,目光一斂,抽身回劍,只留下一抹余煙和那飄然若塵的劍俠背影。

    “好?!鋇鄢?,鏡玄之外,天府帝國無不是拍手叫好,其他帝國臉色鐵青,這次天府帝國可沒有指定人選,顏青王隨意一人,卻是強勢姿態,萬眾矚目,無不是讓人震驚。

    整個天府帝國猶如揚眉吐氣!

    “現在,你們還有什么話說,比起我天府帝國,你們現在應該擔心的是之前的賭約!”楚南公心沉氣靜,早就過了爭端的年齡,一心求道,可奈何十五國欺人太甚,讓楚南公都忍不住對其冷嘲,他自己也覺得修行不夠,可現在卻只想狠狠的出一口惡氣!

    “前輩,此子何許人也?為何我從來沒有聽說過?!毖漲嗤跣鬧姓鵓灰?,這青年從出手到結束,整個動作行云流水,即便在外人道來,竟無半點破綻,他們沒有看到劍流觴出手,但總感覺,此子不下于劍流觴。

    “此子名為天晨,為我帝國大比青年天才?!?br />
    “天晨嗎,此子在天府帝國最少前五吧?”顏青王很有自信的說道,其他人的心中想法也差不多,這等實力,至少是前五以上。

    但楚南公,甚至整個天府帝國卻沒有人回到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王猜錯了?”顏青王有些詫異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,我帝國大比上出現了一些小插曲,所以天晨并沒有明確的排名,但若是說他前五,怕是有些牽強了,前十之位,或有一席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,前十之位,或有一席,還不是絕對,楚南公,你吹牛也有個限度吧,這青年實力,恐怕是你天府帝國前五的翹楚了?!碧旆獾酃恍嫉乃檔?,實際上,劍流觴,天晨這兩人的實力,讓天封帝國感到了害怕,甚至害怕,天封帝國會變成最末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信的話,要不要我們在打個賭?”道不孤接過話來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如何賭?!?br />
    “下一個鏡頭,我天府若是再勝,賭的人一本皇級武技如何!”道不孤話語一出,人群震驚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我出云帝國賭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龍武帝國也是?!?br />
    “我大朝帝國……”十五國,竟然全部應賭。

    “不過,你天府帝國賠得起嗎?”

    “這你不管,我天府帝國就算是傾家蕩產,也絕不會食言!”道不孤拂袖一揮,言語霸道凜然。

    “王爺,請!”人群的目光集中在了顏青王的身上,每個人凝視著鏡玄之術的場景,生怕錯過了一樣。

    皇級武技,這可都是絕世絕學,若天府勝了,可想而知會是何等驚喜,但若是敗,天府必然騎虎難下,無論雙方而言,下一場對于天府和各國來說都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顏青王最后搜尋的身影,定格在了一個青年的面容之上,而天府眾人看到此子的時候,心底一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