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什么时候封测:靈武帝尊 第2828章 喪盡天良

龙族幻想什么手机可以玩 www.wxigv.icu 目錄:靈武帝尊| 作者:孤雨隨風| 類別:武俠修真

    “你自盡吧??!”

    辰天的話語聲回蕩在整個童府上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聽的真切。

    童戰眼神復雜的看向辰天。

    “我死,你可以放過整個童家嗎?”

    “你們童家五次三番想要置我于死地,我今日若不殺他們,來日,你們也會想法設法復仇,你當年殺我的時候,可曾想過,放過我?”

    辰天看向童戰,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“你愿放過我童家,我童戰就算是死也要和你魚死網破??!”童戰渾身上下,釋放出驚人的能量,他不甘心死亡。

    他如今已經突破通神境,未來必然能帶童家走向輝煌。

    如今天風等十大家族的族長都死了。

    他若是活著,必然是圣域第一家族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死在這里??!

    他想要活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給你密匙,可以給你九鼎,放過我?!背教炷萇憊諾鄯ㄉ?,童戰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他放棄了抵抗。

    只想要辰天留他一命。

    “自作孽,不可活??!”“童戰,你有今天,都是咎由自取,你還想保留最后的尊嚴,就像個男人一樣和我戰斗,若不然,你就當個窩囊廢自盡吧??!”辰天不會改變心意,童戰必死,童家必滅,

    今日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。

    “你,當真要如何??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你的外公??!”

    “外公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??!”

    辰天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十五年前,你若是助我一臂之力,你童家若是愿意認我,我可能會心存感激,甚至助你童家成為圣域第一家族又如何??!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在四海學院你就派人殺我??!”

    “在九州大比上,你更是親手對我母親,對我出手??!”辰天憤怒無比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時我恨?。?!”

    “我恨自己不夠強大,連自己母親都不能?;ぃ?!”

    “我辰天欠你的,那天已經還了,我身上沒有半點童家血脈??!”童戰不曾念及親情,辰天如今自然是鐵石心腸??!

    童戰連連退后。

    辰天的話,字字誅心,讓童戰內心一陣復雜,后悔?不甘?

    亦或者是此刻的畏懼。

    童戰的內心,此刻極為復雜。

    “我做錯了嗎?”

    他看向卓不凡,又看向童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沒有人可以回答他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他錯了?

    其實也沒有,他這么做都是為了童家。

    他對了?

    也沒有??!

    他連親情骨肉都能殺,簡直是畜生??!

    這件事情,本身就沒有對錯,只因為童戰的執念,才會給今日的童家帶來滅門之危。

    “你舍不得死,那就讓我親自送你上路吧??!”

    辰天生死之劍懸于虛空之上。

    本源斷生死。

    再生也無用??!

    童戰,必死無疑??!

    “住手??!”

    就在辰天走向童戰的時候。

    童家太上帶來了一人。

    辰天回眸一看:“母親?!?br />
    “天兒?!?br />
    母子重逢。

    依舊喜悅。

    辰天的臉上,盡顯溫柔。

    卻不想就是這次失神。

    童戰突然暴起,一掌擊打在辰天的身上,這通神境的全力一擊,幾乎穿透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童戰,你干什么??!”

    童馨月,直呼其名,悲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??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??!”

    “你還是不夠狠?。。?!”

    “中了我這一招,必死無疑??!”童戰的化骨綿掌,中者,將會血肉蒸發,必死無疑,他從來沒有失手過,這可是上古絕學,童戰不曾動用過這一招。

    因為這一招實在太陰險。

    童戰自詡豪門正派。

    所以不屑使用。

    但是剛才,為了活命,他偷襲了辰天。

    天穹上人群異動。

    童戰仿佛忘記了。

    魔門不止是辰天。

    淵寂寒這一掌。

    直接穿透他的心臟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??!”

    童戰站起身來:“辰天,你必死無疑,讓你的人滾回去,否則,我殺了她??!”

    童戰來到童馨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劍指他的親生女兒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?!?br />
    辰天捂著自己的傷口,看向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?!痹藕釕畹目戳艘謊鄢教?。

    兩人的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隨后淵寂寒,禹無心他們退后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為何到現在還不醒悟??!”童馨月紅了眼眶,潤了臉龐,她的心中,對童戰徹底的絕望和失望。

    “住口??!”

    童戰為了活命,已經徹底的丟掉了求情的枷鎖和包袱,哪怕眼前的人是他的親生女兒,但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死亡面前。

    他只想活命。

    “你沒想到吧?!蓖嬌聰虺教?,一臉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的確沒想到,你會無恥,卑鄙到這種程度??!”辰天呼吸了一口氣,冷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不用裝了,這一招,你必死無疑?!?br />
    “不過為了保守起見,你自廢修為,否則,她死??!”童戰指著童馨月說道。

    辰天目光變幻莫測。

    “童戰??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這么做嗎??!”

    辰天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現在我占據上風,你想要這女人活命,就聽我的??!”

    劍鋒入三尺。

    童馨月的脖子上出現了鮮血。

    辰天青筋暴露,怒到了極致?!巴?,放了我的母親,我讓你活?!背教煒吹僥蓋仔耐吹難?,也于心不忍,雖然他想要將眼前的童戰千刀萬剮,但是最后一刻,他看到母親流淚的樣子,終究還是心軟

    了。

    對辰天而言,童戰也已經構不成威脅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還不如讓母親開心一些。

    但童戰現在怎么可能聽得進去:“逆子,你怕是沒有搞清楚狀況吧,你大逆不道,屠殺老祖,已經是死罪,不僅是你也要死,這女人也必須死??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他和辰凡那混賬剩下你這孽障,我童家怎么可能有今日??!”童戰執迷不悟,甚至變本加厲。

    “父親,你,你?。?!”童馨月,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住口??!”

    “你我父女情誼,已經斷絕,難道你忘了嗎,這是你提出來了,現如今,我不過是滿足你罷了??!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做我的父親,更不配做天兒的外公,你就是個畜生??!”童馨月大叫起來。

    童戰的喪心病狂,讓童家人都有點不適應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沒辦法啊,他們的命在別人的身上,現在還有童戰能扭轉乾坤。

    “母親,你看清楚了這家伙的面目了吧?”

    辰天此刻,異常的冷靜。

    他沒有半點慌亂,只是平靜的看向了童馨月。

    童馨月含淚點點頭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已經對童戰徹底的失望。

    童戰為了活命,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。

    “童戰,這恩怨,也該結束了?!?br />
    辰天提劍而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你想害死你的母親嗎,你這個孽障??!”童戰慌了,他沒想到辰天竟然還想戰斗。

    “你中了我的化骨綿掌,為什么還不死??!”這時候他才意識到,辰天竟然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故意被你擊中,我如何讓母親對你死心,其實,我已經見過我母親了,即便到了眼下,我母親還是苦苦哀求我,不要對童家出手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忍母親傷心流淚,所以給你們童家最后一個機會?!?br />
    “可惜啊,童戰,你沒有珍惜?!?br />
    “放屁??!”

    “你在虛張聲勢??!”

    “白癡??!”

    “空間逆亂??!”

    下一秒,童馨月消失了。

    轉眼出現在了辰天的身上。

    同時,童馨月身上的封印也被解除。

    童戰看到這一幕,徹底的流露出駭然之色,他怕了,他的內心在顫抖,他的內心在恐懼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為什么,為什么是這樣??!”

    不應該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事情不應該如此??!

    童戰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把童馨月還給我??!”

    童戰怒極敗壞,整個人已經陷入了癲狂地步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自作孽,不可活??!”

    “本來想要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,但現在,我還是親自送你上路吧??!”辰天上前一步,殺意浮現。

    卻不想卓不凡擋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辰天看了他一眼:“看在卓一航和卓非凡兄弟二人的面上,我可以不對你出手,你甚至現在可以帶著卓家的人離開??!”

    “但倘若,你攔我半步,卓家滅??!”

    “你同樣要死??!”

    辰天看向卓不凡。

    卓不凡何曾受過威脅,他天之驕子,更是總府大人的弟子??!

    但是現在,這樣的身份地位,在辰天面前簡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連他的師尊都敗給了辰天。

    他卓不凡,如何去抵擋?

    只是他和童戰的關系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童戰受死。

    “他與我有恩,更是生死之交,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在我的面前?!弊坎環?,說道。

    但他又開口說道:“我死,希望你能放過卓家??!”

    卓不凡,綻放全力。

    “爺爺,不要??!”卓一航拼死而出,擋在卓不凡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兄弟,請看在我的份上,饒我爺爺一次?!弊懇緩?,跪下身來。

    “童戰,臨死之前,你還有這樣的朋友為你挺身而出,你這個混賬,這輩子算是有一個真正的兄弟?!?br />
    “卓老爺子,我敬你前輩,但你知道,這是我們的私人恩怨,退下,卓家,我不追究??!”辰天霸道無比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的話,讓卓不凡動容。

    辰天上前一步,卓不凡,終究還是沒能阻攔。

    “不凡,救我,你一定要救我?。。?!”

    卓不凡,一聲嘆息:“童老哥,我對不起你,你死后,我會為你風光大葬??!”話音落下,童戰的臉上,充滿了絕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