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见过凌晨四点的东京:正文卷 第九百九十三章下黑手

龙族幻想什么手机可以玩 www.wxigv.icu 目錄:宇宙最強礦工| 作者:瘋神狂想| 類別:都市言情

    開始正常更新!

    一瞬間弟子遭受重創,金狼三宗的三位老祖全都心頭滴血!

    這數十名血丹中后期的修士,乃是三家門派精英弟子的總和,是三派數千年道統傳承發展的結果,也是未來三派根基,眼下卻是被偷襲的死傷過半,這簡直就是在滅人道統??!

    也就是在這時,十余名血丹后期的修士,從尚未彌合的空間通道當中沖了出來!

    這十余名修士與金狼等三派的這些血丹中后期修士不同,除了三位陣法宗師,他們都是各派極有希望進階法相期的修士,否則也不會被各派,派到道場當中去撞機緣!

    這些血丹后期的修士,遠不是金狼等三個小型門派的修士,所能夠比擬的。

    因此,當這幾十名修士從道兵大陣的背后,突然殺出時,整個道兵大陣尚未來得及應變,便被斬殺了三分之一的人數!

    剩下的金狼三宗修士,各自為戰,雖說在數量上依舊占據著優勢,可依舊不是這些后加入的血丹后期修士的對手。

    高九鼎在熔煉了純陽之魂后,神念越發的壯大,他透過空間通道,能夠很清晰的觀察到戰場當中的態勢,而其他修士雖說也勉強能夠透過空間通道,探查外面的情況,但與高九鼎相比,無疑要差的太遠。

    因此,在各派抓住天方老祖創造的機遇,從各派背后殺出來的時候,高九鼎手持一把冰魄寒光劍,一馬當先先殺了出來。

    因為是偷襲,這一次攻擊,高九鼎就斬殺了三名血丹中后期修士,令從他背后趕來的各派修士,全都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好在現在是在戰場之上,大家在劣勢之下,只能一致對外,否則保不齊便有哪一派的修士,將高九鼎視為未來敵手的,在背后放了冷箭。

    闖出道場的這些血丹修士,在沖亂了三派的道兵大陣之后,沒有絲毫的停歇,他們也不再沖殺三派的這些修士,而是集中力量,向著方才各派老祖集體沖殺的方向撞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是要逃!很明顯,有了收獲的眾人,全都沒有拼死之心!

    圍攻高九鼎等人的法相中期老祖,雖然被天壑、紫虛老祖和天虛老祖三人團團圍住,但他到底是老牌法相中期高手,戰斗當中早已經牢牢的占據了上風,對戰場上的態勢也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1

    然而在各派血丹期修士,突然從空間通道當中再次殺出的時候,這位法相中期老祖,便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!

    在圍剿各派老祖的時候,他卻是將那些各派老祖門下的血丹期弟子忽略了。

    看著又多出來的一名法相期修士,在三派的道兵大陣當中肆虐,這位法相中期老祖卻是選擇了無視!

    不是他坐視不救,而是因為組成道兵大陣的三派修士,根本便不會聽從他的號令!

    此時三派修士在紛亂當中,紛紛按照被其他人糾纏住的,金狼、黑狼和雪狼三位老祖的傳音,各行其是,早已經成了一盤任人宰割的散沙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鐵劍門等各派修士并未一意擴大戰果,反而向外沖殺而去之時,那位法相中期老祖不得不張口提醒了!

    此時他已經意識到了,這些血丹期的弟子,才是在場八位老祖的軟肋!

    只要將這些人困住了,這八位老祖便不會輕易舍了門下弟子逃生!

    只要能夠堅持個一時半刻,這大雪山附近方圓萬里之內,得到御獸道場出現消息的各個宗派,必然會派高手趕到,到時候這些人,可就真正是在劫難逃了。

    “攔住他們,我等援兵馬上就到!”不用這位法相中期老祖多說,此時金狼老祖等人,也已經意識到了這些血丹期修士,才是關鍵,紛紛呼喝自家子弟追上前去。

    然而這十余名修士在沖破包圍之后,一聲唿哨,十余人卻是向著不同的方向逃去,這一下讓追趕的三派修士,不知所措起來。

    這些人趕追趕鐵劍門等血丹期修士,除了自家老祖的命令之外,最大的依仗就是人多!

    若是單挑,見識了先前這些清一色血丹后期修士的悍勇之后,三派修士是斷然不敢分兵追擊的。

    那名年輕的紫霄宗弟子與紫虛老祖的大戰,依舊進行的如火如荼,年輕人雷術神通奇絕,紫虛老祖也有意要見識一番大陸之上第一宗門的手段,一時間兩人卻是打了一個棋逢對手。

    年輕人大呼痛快,轉身時,卻正看到十余名血丹期修士分散而逃的背影!

    年輕人心思一轉,登時明白過來,向著法相中期老祖喊道:“這些人不是同一家門派的,而是數個門派聯手!”

    法相中期老祖心中,登時涌起一種羞辱感,自己又被人家算計了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紫虛老祖仰天長笑,道:“今日一見紫霄宗神通道法,果然名不虛傳,日后山高水長,恕在下不奉陪了!”

    說罷,紫虛雙手一振,年輕人便感覺到四周的景色一變,無數鋒銳的長劍,快速浮現,形成了一片茂密的劍林!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劍光,在林間紛紛揚揚的向著年輕人飄來。

    年輕人冷笑一聲,道:“裝神弄鬼,雕蟲小技罷了!”

    說罷,渾身爆射出無數道雷光,整個人仿佛變成了一團雷電,向著他飄落的劍光,紛紛化為飛灰!

    雷電向外延伸,成片的劍林被摧毀,只是剎那間的功夫,整座劍光森林幻境,便消失殆??!

    年輕人抬頭看去時,卻只看到紫虛老祖的身影,在天空當中一閃而沒。

    再說紫虛老祖暫時用本命法寶,投影出一片劍之森林幻境,將年輕人困住之后,轉身便向外遁去!

    此時各派血丹期修士已經逃脫,留下殿后的各派老祖紛紛準備退走。

    先前為了讓各派子弟逃脫,而暫時聯合的八位老祖,紛紛各行其是。

    這時那位法相中期老祖,卻是精神一震,喝道:“不必盡數留下,只要能夠拖住三五人,這一次我等便可大有所獲!”

    法相中期老祖既是對己方修士所言,也是在朝著鐵劍門等派的法相修士所說!

    他現在也能夠看出,這些修士并非同一門派,自然也相信這些門派之間,萬無可能沒有矛盾!

    這個時候便要看看,有沒有搞內訌,趁機下黑手幫倒忙的人出現。

    這雖是一個極為僥幸的想法,但不幸卻被這位法相中期老祖料準了!

    天方和天壑兩位老祖抽身而退,臨退時各自打出一道神通,防止法相中期老祖追擊,然而這兩道神通卻是連同玄元老祖在內,劈頭蓋臉的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待法相中期老祖與玄元老祖,各自化解了打向自身而來的攻擊之后,玄元老祖便看到法相中期老祖一臉冷笑著,擋住了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玄元老祖臉色大變,只憑他一人,如何是眼前之人的對手?

    法相中期老祖正要出手,卻突然臉色一變,他轉身一掌向后拍去!

    啪的一聲脆響之后,在其他老祖在滿臉的驚訝當中,法相中期老祖的身子卻是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法相中期老祖身后,紫虛老祖一連向后退了幾步!

    兩人這一掌,打的看似平靜無奇,但只要看到周圍扭曲的空間,但能夠知曉這一掌打的無比兇險。

    法相中期老祖轉身看去時,正好看到不遠處的半空當中,突兀的出現了一片茂密的懸空劍林,而一道雷光正在劍之森林當中肆虐,將一片片的劍光,化成了虛無。

    玄元老祖見得紫虛老祖突然出現,頓時大喜,他手中飛劍一劈,一道金光向著法相中期老祖飛去!

    金光在半空當中越縮越小,劍光卻變得越發的璀璨。

    這本來是玄元老祖先前醞釀下來,準備同法相中期老祖拼命用的劍招,此時有紫虛老祖來接應,玄元老祖脫困有望,自然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他這一式劍術神通,卻是能發不能收,玄元老祖干脆便趁著法相中期老祖立足不穩的時機,將這一式劍術神通向著他打去。

    不提法相中期老祖手忙腳亂的,抵擋玄元老祖的全力一擊,紫虛老祖突然出現在他身側,道:“不要戀戰,速退!”

    玄元老祖臉色一驚,隨在紫虛老祖身后,迅速向外退去!

    此時玄水老祖擺脫了一名紫霄宗法相修士的糾纏,卻是趁機向著與大河老祖大戰的金狼老祖,打出一記神通,想要幫落入下風的大河老祖,擺脫糾纏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時,剛剛用一連竄兩敗俱傷的神通,擊退了另外一名紫霄宗法相期老祖的大河老祖,卻并未遁走,而是突然出現在了天虛老祖的身后!

    大河老祖手中的一雙法寶飛劍,在玄水老祖的驚呼聲中,向著天虛老祖痛下殺手。

    事發突然,玄水老祖來不及阻止,只得再次將手中的法寶,向著大河老祖打去,意圖圍魏救趙!

    然而玄水老祖剛剛向著紫霄宗的老祖出手,急切之間體內的法力,卻是無法打出足夠威脅到大河老祖的攻擊。

    而大河老祖似乎也算準了,玄水老祖此時已經力盡,準備硬接玄水老祖的這一擊,也不放過天虛老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