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族幻想见过凌晨四点的东京吗: 第129章 吐凌霄一臉唾沫

龙族幻想什么手机可以玩 www.wxigv.icu 目錄:重生醫武劍尊| 作者:魅力大叔| 類別:武俠修真

    何宇翔搞不懂羅易讓他拿磚頭干什么,不過他還是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板磚嗎?”羅易問。

    何宇翔怒了:“你特么腦子有坑啊,這不是板磚是什么?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話音剛落,就看到手里的板磚自己飄了起來,然后在他面前扭曲變形,變成了一團粉末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何宇翔倒吸一口涼氣,媽呀,這家伙會特異功能嗎?

    何宇翔可不相信羅易作假,畢竟他很清楚那就是塊板磚,實打實的磚頭。

    “我表面上是凌霄的司機,其實我的真實身份是一個修仙者,我發現你天賦異凜,想收你為徒,你可愿意?”羅易擺出強者姿態,釋放出一股威壓。

    何宇翔差點被這股威壓壓趴下,本來他聽了羅易的話還覺得這貨是神經病,天底下哪有修仙者,可是感受到羅易身上傳來的威壓,何宇翔信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修仙者,怎么可能單憑氣勢就讓他站不穩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修仙嗎?”何宇翔問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你是萬年不遇的圣靈之體?!甭摶茁旌蛋說??!安還?,你想要拜我為師修仙,就必須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任務?”何宇翔問。

    羅易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小瓶子:“中午吃飯的時候,你把這里邊的東西倒在凌霄的酒里,只要你能做到,我就收你為徒,教你修仙之法?!?br />
    何宇翔接過瓶子,瞅了瞅:“這里邊裝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毒藥?!甭摶姿檔?。

    聽到毒藥兩個字,何宇翔嚇得一哆嗦,小瓶子沒握住,朝著地面掉去,然而沒等掉在地上,小瓶子就自己滴溜溜的飛回了何宇翔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這么做,你這是讓我殺人?!焙斡釹杌怕業陌啞孔踴垢摶?,轉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可惜,他一個普通人,豈能逃過羅易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羅易分分鐘就把何宇翔抓了回來,按在地上劈頭蓋臉臭揍了一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按我說的去做,我不僅會殺了你,殺了你老婆,還會殺了你的爸媽,以及所有親人?!甭摶姿渴妊乃浪藍⒆藕斡釹?。

    何宇翔一個負債幾十萬的平頭老百姓,哪見過這么恐怖的眼神,當時就嚇的差點拉一褲子,他現在非常相信羅易能做到所說的話,因為他剛才已經體會到了羅易的速度。

    那簡直比他開車上高速的速度還要快,現在羅易要是告訴他自己不是修仙者,何宇翔都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修仙者,怎么可能擁有這么恐怖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可是殺人是犯法的呀?!焙斡釹榪拮潘檔?。

    “法律是用來約束普通人的,對修仙者無效,等你完成任務,我會教你和你的家人修仙之法,等你們都跨入了修仙行列,法律就對你們無效了?!甭摶準絳鲇坪斡釹?。

    何宇翔一想也對,自己要是擁有了羅易那么恐怖的速度,以及那種隔空粉碎磚頭的能力,他就真的不怕警察了,而且,不用還銀行貸款了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,何宇翔就忍受不了修仙的誘惑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應你,希望你不要騙我?!?br />
    羅易笑了起來,摸摸何宇翔的頭:“你即將成為我的徒弟,我怎么會騙你呢,走吧,我們去搬禮物?!?br />
    江惜月家很窮,三間土屋,偌大的院子里養著十幾只雞鴨,到處都是雞屎鴨屎,餓的皮包骨頭的土狗,見到凌霄、江惜月和江以柔進來,就嗷嗷的叫喚。

    凌霄瞪了土狗一眼,土狗立馬閉嘴,趴在那哆嗦起來。

    江惜月的媽媽坐在院子里摘菜,抬頭看了凌霄三人一眼,面無表情道:

    “柔柔,過來幫我摘菜?!?br />
    “好的媽?!苯勻岬奔磁芄ザ紫擄鎰怕杪枵?。

    凌霄和江惜月站在旁邊有些尷尬,江母好像沒有看見他們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過生日你們打個電話意思意思就行,不用大老遠趕回來?!苯竿芬膊惶У乃檔?。

    “那哪行,媽媽的生日,就算我們再忙也得回來?!苯勻崽鹛鸕?。

    “我沒說你?!苯傅?。

    “哦!”江以柔頓時閉嘴不說話。

    江惜月見此心里一陣酸楚,自從嫁給凌霄,媽媽就從來沒正眼看過她。

    她就是想不通,明明是爸爸賭錢被黑社會追殺,她為了救爸爸才不得不嫁給凌霄,可媽媽怎么就一直對她這幅態度呢。

    “媽,我和凌霄來給您祝壽了?!苯г氯套盼檔?。

    “蹭飯就蹭飯,不用找借口,我知道你們兩個吃不好喝不好,回家就是想噌頓飯而已?!苯咐渥帕車?。

    江惜月嘴一撇,委屈的差點哭出來。

    凌霄看不下去了,拉起江惜月的手就走:“我們走,這樣不待見你的家,還回來干嘛?”

    江母驚訝的抬起頭,她感覺自己幻聽了,竟然聽到了凌霄那個腦殘硬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柔柔,他,他剛才說什么?”江母問大女兒。

    “他說他不屑來咱們家,嫌棄咱們家窮?!苯勻崴檔?。

    江母大怒,起身呵斥:“你們兩個給我站住?!?br />
    凌霄站定,轉頭冷漠道:“我的岳母大人,您還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說,你憑什么看不起我們家,憑什么嫌棄我們家窮?”

    江母跟雞大嬸似的咔咔咔走到凌霄面前,點著凌霄的鼻子一通數落: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個腦殘嘛,除了吃喝嫖賭狗屁不通,全憑我女兒養活,你有什么臉嫌棄我們家????你說???”

    凌霄瞥了江以柔一眼,剛才江以柔對江母說的話他都聽到了,沒想到江母反應這么激烈。

    他強忍著怒火說道:“第一,我沒有嫌棄你們家,你們家也不配我嫌棄,要不是江惜月,你們請我我都不來;第二,我以前確實是腦殘,但是現在不是了,我有足夠的能力養活我自己的老婆,她跟著我吃得好喝的好,比跟著你們幸福一萬倍?!?br />
    “我呸?!苯竿鋁肆柘鲆渙懲倌骸澳鬩桓瞿圓謝褂辛澈臀醫駁覽?,你有本事和我女兒離婚啊,有本事別禍害她呀,你就是個腦殘,無賴,娶不著媳婦霸占著我女兒,你早晚遭天譴?!?